反思80年代、“鲁迅人格”和“五四崇拜”
跟着社会多元化的进一步开展,我国常识界一时间涌出许多干流、非干流的观念。这当然是功德,但从最近在互联网上的一些争议来看,常识界或许应有三个反思。一是反思80年代。对上世纪80年代国内常识界向来有着很高的点评,认为那是一个思想解放、常识精进的年代。确实如此,80年代我国常识界突破思想的牢笼,在政治、经济、法令、文明、艺术等各方面广泛地接触到西方的许多新思潮,大开眼界并学到许多有利的新东西,极大推进了我国社会的开展。但是也应该看到,正因为80年代在推进思想解放和社会开展上有着巨大的前史勋绩,常识界无形中也形成了一种惟西方亦步亦趋的思想定式。莫非咱们我国人,就不能经过自己的前史实践,走出一条合适自己国情的开展路途从而为开展我国家和全人类,探寻一种新的社会文明开展形式?那些80年代的弄潮儿并因而在常识界取得必定名位和话语权的人,直面30年来我国不断开展完善的实际,应有胸怀和勇气反思这一切。二是反思鲁迅品格。鲁迅的方向曾被视为我国新文明的方向,鲁迅的骨头曾被认为是最硬的。由此,像鲁迅那样以新思想启蒙群众,以决绝的姿势打击实际,成为一些常识分子的自我定位和自我期许。他们认为用舶来的思想为根据指斥我国实际,便是自由思想;认为同政府及执政党对着干,乃至逢此必反,便是有独立品格和骨头硬,一些人便是这样偏执地寻求鲁迅品格了。仿效鲁迅品格的常识分子们,也应反思,在中华民族开展斗争的前史进程中,在一旁指指点点地看,而不是投身其间地干,便是公共常识分子了吗?为什么就不能全面地理性看,从而融入中华民族巨大复兴的斗争中同心办呢?三是反思五四崇拜。五四反帝反封建,倡议民主和科学,对我国的社会开展和文明转型,具有划年代的前史意义,其精力指向现已成为近百年来我国人民的一致。但是今日的常识界在着重发扬五四精力的一起,有一种夸张五四精力、以五四精力独尊的倾向,这以后还有一种政治隐意。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有所谓救亡压倒启蒙说,意谓我国的抗日救亡运动中断了五四新文明运动,我国社会开展呈现前史的转向或倾向。由此在常识界,也就有了五四的前史使命没有完结,应回到五四,补五四的课等说法。现实上,马克思主义在我国的传达,共产主义运动在我国的鼓起,自身便是五四新文明运动的开展和深化,我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我国革命的成功,证明其代表我国人民的前史诉求并因而发明了前史。意有所指的五四崇拜论者应当反思,回到也好,补课也好,这无非是一种崇尚欧美路途的片面志愿,且这一片面志愿,现已被前史的现实否决了。只要直面且投身于中华民族的巨大前史实践,我国常识分子的考虑才或许真实具有发明性,人生价值也才或许落在实处。▲(作者是新疆大学人文学院教授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